[德國小記16] 林德霍夫宮

 林德霍夫宮雖然不算是在深山裡,不過其實位置真的頗為偏僻,畢竟林德霍夫宮一開始就是作為國王家族的涉獵小屋用的,所以位置自然會偏僻一點。去林德霍夫宮要從歐博阿瑪高這個小鎮出發,這個小鎮又被叫做木雕村,因為過去巴伐利亞有許多木雕師傅都是來自於此,不過這個小鎮除了木雕村這個稱號以外,也因為當地的耶穌受難劇場跟可愛實用的濕壁畫而知名,而且從歐博阿瑪高也有巴士可以直達富森,所以它也可以作為新天鵝堡一日遊的根據地,總之是個非常被低估觀光小鎮。不論如何,這已經不是我跟這個小鎮第一次結緣,2013年秋天我跟家人參加加利利旅行團的南德慕尼黑啤酒節,那次的行程中就曾經路過這裡,那時候我們的遊覽車停在耶穌受難劇場的附近,除了讓我們逛逛市區之外,來這邊的主要目的就是欣賞一下濕壁畫跟購買咕咕鐘,是的,這個小鎮也因為出產高品質的咕咕鐘而知名,不過那時候我對德國還沒有很了解,自然也就完全沒有注意到這裡跟林德霍夫宮之間的關係,而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緣分總是從莫名其妙的地方冒出來,往往我們都不會去注意到,可這段緣分就是這麼神奇的把我又再次帶回了這個可愛的小鎮。




 到歐伯阿瑪高的時候已經快要天黑了,三步併作兩步的趕到下榻的旅館辦好入住之後,就馬上出門去覓食了,因為前一天晚餐是隨便吃的所以沒有多提,巴伐利亞的著名的美食當然就是人盡皆知的黑琵腳跟豬腳,黑啤酒那個濃濃的麥香跟滑順的口感,我是跟朋友一再推薦的;巴伐利亞風味的豬腳要用火烤,一面刷醬汁一面慢慢地烤到外脆內嫩(講是這樣講,不過其實外皮根本就是烤到整個都硬掉了,非常難啃,而且剛啃完超硬的外皮,接著不管是啃什麼鬼東西當然都會覺得嫩啊!不過其實有一說是豬腳開始的時候本來就是整隻豬最後賣剩下來的地方,賣豬的人才死馬當活馬醫,不對,應該說爛豬當好豬煮?硬著頭皮拿豬腳來做做看,算是物盡其用。),這才是道地的作法;除了啤酒跟豬腳以外,巴伐利亞還有白香腸跟肝丸子湯,白香腸聽說都是要新鮮現做的,所以如果不上餐館吃,肉店的白香腸好像中午以前就會賣光,肝丸子湯我就搞不清楚怎麼做了,不過我記得這道好像在奧地利也可以吃到。

 那這天晚上我吃什麼呢?秉持著傻人有傻福的宗旨,天色也漸漸昏暗下來了,所以我從旅館轉出去兩個路口隨便看到一間好像還不錯的餐廳。在門口確認了一下價位沒有太嚇人就進去了,我點的是巴伐利亞人拼盤跟一杯無酒精飲料,巴伐利亞拼盤除了酸菜、燙花椰菜跟巴伐利亞特色的QQ馬鈴薯球以外,就是三種不同的香腸跟兩種不同的豬排,巴伐利亞人還真是愛吃肉阿......無酒精飲料則前陣子才聽朋友推薦,所以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就點了,味道嘗起來就是很像啤酒的黑麥汁,顏色跟泡沫也跟啤酒比較接近,不過既然是無酒精飲料,我喝起來就比較安心一點了(啤酒含普呤,喝多容易引發痛風)。


 隔天起了個大早,穿過市區回到火車站,要在火車站前面等公車去林德霍夫宮。因為我之前沒有先查好公車路線,前一天問旅館,旅館幫我查了個早上九點整的7路公車,可是我自己回到房間又查了一陣子,發現應該是要搭9622線的公車才對,不過反正如果給旅館猜對了我就賺到,早點去皇宮參觀;沒猜中也就算了,9622周末的第一班車十點半開,這段時間我就在公車站用筆電寫點文章、照樣等我原本要搭的9622,結果旅館查到的果然是錯的,最後我還是搭了9622去林德霍夫宮,不過在這等待的中間,遇到一個大陸人跟一對日本夫妻跟我一樣也是要瘩9622去林德霍夫宮,這對夫妻都有點年紀了,不過兩個人都很有趣,妻子活像個過動兒,他們也提早了半小時左右到,這半個小時裡這個妻子基本上就是南來北跑、東摸摸西看看,完全停不下來,而先生可能一開始只是問我說是不是也要去林德霍夫宮,然後基於禮貌問我從哪裡來,沒想到我一跟他說台灣以後,就變成他很興奮的主動跟我說他去過台灣三次,去過那裡哪裡,不過因為他的口音很重,加上台灣的景點我那會去記英文名啊!所以除了九份我懂了以外,基本上就是看這位丈夫一個人表演,我則是把電腦收起來跟他有一句沒一句的隨便聊。


 搭上9622約25分鐘就可以抵達林德霍夫宮,中間還會經過位於艾塔的艾塔修道院,這個也是洛可可建築的經典,裡面用的流金、粉紅、碧綠色多到讓人覺得噁心,不了解什麼叫做洛可可風格的朋友,只要來這邊吐一次保證讓你牢牢記住,不過我之前跟團已經參觀過了,所以還是直接前往林德霍夫宮。可能因為原本是狩獵小屋的緣故,林德霍夫宮的腹地大小不比占據整個孤島的賀蓮基姆湖宮差到哪去,從公車站走到售票口就要五分鐘左右,買好票再從售票口走到宮殿前又需要個十多分鐘,從車站到售票口的路上還可以看到幾家旅館跟餐廳,不過穿過售票口、進入林德霍夫宮的範圍以後就完全沒有這些東西了,兩旁基本都是樹林,偶爾還可以看到規模不小的池塘,水面上伴隨著幾隻天鵝悠哉的游來游去,這天早上水氣很重,導致山區的霧氣很濃,所以還可以看到雲霧繚繞在樹林與遠山之間,景色相當的美麗。


 雖然林德霍夫宮的規模很小(跟三本柱另外兩座比起來),不過因為這邊的宮殿參觀也是要依照購票時安排的時間入場,所以我先在庭院拍照了一會兒,然後就趕快進到集合的隊伍中。因為規模實在太小,所以林德霍夫宮內部的導覽大約十五分鐘就結束了,因為內部不能拍照,我一樣買了明信片套組,所以內部的樣子等一下請參照文末附上翻拍照片,今天沒有昨天的福氣,沒有遇到聽中文的團體,所以就只能乖乖地聽英文了,不過今天林德霍夫宮的英文導覽是一位親切的大嬸親自拿麥克風上陣講的,讓我想說,會不會林德霍夫宮的導覽根本沒有中文版本?

 導覽很快就結束,最後一站當然還是把我們帶到紀念品商店去了,這邊讓我很想提一下紀念品的問題,新天鵝堡的相關商品也太氾濫了吧!我記得我在新天鵝堡的紀念品店很少可以看到另外兩座宮殿的相關商品阿,可是我來到另外兩座宮殿的時候,不論是新天鵝堡的明信片、海報、拼圖、徽章等等幾乎都很齊全,尤其是我已經快看到爛掉的新天鵝堡四季明信片(或海報)套組,幾乎每個地方都是一套一套的在賣,明明我在現場看了一下,連買林德霍夫宮圖樣酒杯的人都有,可就沒人在這邊買新天鵝堡的相關商品阿,幹嘛在這邊擺一大堆新天鵝堡的東西占地方哩?真的是奇了怪哉。


 從紀念品商店走出宮殿是在宮殿的後方,一走出來就正對山泉水階梯瀑布,正如導覽中介紹的,山泉水真的帶來很涼爽的氣流,雖然我拍的照片上看不太出來,不過其實導覽結束、時間到了中午以後,太陽已經開始冒出頭了,所以氣候變得非常濕熱,這時候山泉水迎面帶來的涼爽氣流,大大解了悶熱之苦。因為(面對)宮殿的右邊正在施工,所以我沿著左邊、穿過一個小花園、繞回宮殿正面,小花園中除了美麗的大、小天使雕像噴泉以外,再往裡面走一點還可以看到一個路易十四的胸像,可見路德維希二世是真的很崇拜他阿。


 出了宮殿之後,林德霍夫宮之旅還沒結束,因為跟賀蓮基姆湖宮周圍都是樹林不一樣,林德霍夫宮的腹地裡有非常多的造景,都非常值得參觀,首先沿著右邊的綠色圍籬步道走上去(林德霍夫宮有些坡道真的很陡,像這裡就是,我來了以後才有點後悔對自己的體力太有自信,把行李背來、沒有寄放在旅館裡,所以今天回去以後才十點多就整個呼呼大睡),會經過一個小小的修道院,然後最上面就是人造的鐘乳石洞,裡面還放了一艘小船,整個涼爽的洞穴就改裝作為國王欣賞歌劇的地方,只能說國王就是國王,真是非常會享受。

 為了控制參觀的人數,這個人造洞穴是採用固定時間一個梯次、一個梯次這樣開放進去參觀的,每個梯次之間相隔20分鐘,我上去的時候正好前一個梯次關門,所以就在門口的板凳坐著等了一下,結果就巧遇了一批阿伯大嬸團,帶團的大嬸用生硬的英文問我說,你的鞋子怎麼會是這樣(左腳紅色、右腳藍色)?我就解釋說,因為我不喜歡跟別人一樣,所以買了兩雙同樣圖案的鞋子就這樣交換穿,然後就看她回頭跟團員解釋了一下,然後他們整團就自己笑成一團,然後帶團大嬸又轉過頭來問我說你是來德國念書的嗎?自己一個人來?我就說不是,我是來工作的,我在台灣已經拿到學位了,在這邊做科研的,然後我是獨自來的(I came here singly.),結果就被大嬸誤會了,說希望你可以在這邊交到金髮的女朋友,然後她馬上轉過去跟團員解釋,搞得他們又是一陣爆笑,不過我自己當然是一陣苦笑,要是這話被我女朋友聽到,不知道我的下場會如何......最後她又跟我說,她們覺得我這樣穿表示我對自己很有自信,她們覺得我很特別,所以跑來問我,正好下個梯次又開放了,所以我跟她們說聲謝謝以後,就進洞穴去參觀了。

 洞穴裡面的景色很特殊,不過因為還有部分在整修而且光線不夠,我用手機改參數試拍了幾次都拍不出好結果,所以跟宮殿內部一樣,我在最後面附上明信片翻拍的照片給大家參考。(不過我是覺得官方的照片又有點修得太過了......)


 從人造洞穴出來以後順勢繼續往前走,就可以走到一個很漂亮的小涼亭,這時候轉往下坡走就可以到宮殿正後方山泉水階梯的源頭處,從這邊就可以拍到從正後方俯瞰宮殿跟宮殿花園,不過可能是因為坡度不夠,所以從這邊拍出來的效果沒有從宮殿正面的女神涼亭拍出來的好。


 然後從山泉水階梯往回走,回到人造洞穴之後繼續往東,可以抵達一個有點偏僻的拜占庭教堂,走到這邊的時候我整個人覺得毛毛的,因為我仔細一看,這裡的地形跟路德維希二世在施塔恩貝格湖畔過世地點的地形一模一樣,都是一個拜占庭教堂在一個方形平台的制高點上,往下的階梯接上一個環形的平台,只是在施塔恩貝格湖畔那邊,還要再多一層環形的階梯才能往下走到湖畔,而在林德霍夫宮這邊就是一條弧形的下坡道路,然後林德霍夫宮這邊的拜占庭教堂比施塔恩貝格湖畔的那個要華麗一點而已,關於這點我不願意多想,拍了幾張照片就匆匆離開,反正這傢伙也已經作古一百多年了,我再去多想什麼也沒屁用,還是閃吧。


 從讓我毛骨悚然的拜占庭教堂離開以後,我就一路向東南方,打算去看整個花園裡面最偏僻的一個狩獵小屋,不過因為實在太偏僻,所以整個路上就只有我跟一對夫妻在走著,一路上除了他們聊天的聲音以外,就是看我跟那位丈夫兩個人輪流停下來看地圖,因為實在太偏僻,就怕走錯一個方向就要遭遇山難,還好最後在宮殿庭園地勢最低的最東南角往西拐,我總算是順利走到這個偏僻的狩獵小屋了。

 偏遠的狩獵小屋被隔成一大一小的兩個空間,小的空間展示著歌劇家華格納的生平跟一些手稿之類的資料,不過因為這邊的資料都是德文的,所以我就沒有花時間深究,在裡面轉了一圈翻了翻照片就隨著音樂聲的帶領來到大的隔間,大隔間圍繞著一棵大樹,被布置成狩獵小屋的樣子,原本我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畢竟景點的名子就叫做狩獵小屋嘛,沒想到跟當地的工作人員請教關於圖騰的問題的時候,她才告訴我說原來這裡的布置不光是普通的狩獵小屋這麼簡單,而是完全再現了華格納歌劇的其中一個場景,包含環繞大樹建造的木屋、樹幹後方插著的短劍、火爐、寢室、室內的擺設與妝點,全部都是依照歌劇的內容而來,然後最有趣的是,她解釋完這一切(還很親切地講到哪就帶領我到哪去看)以後,就然跟我說,其實她自己也沒有去聽過這個歌劇,我則是建議她說應該要去聽聽看得,如果我在這邊工作的話,應該會因為好奇而把這歌劇一聽再聽吧。

 離開了這個狩獵小屋繼續往西還可以看到另一個小木屋,跟前一個比起來規模就小多了,而且內部被布置成一個像禮拜堂的空間,從說明的掛牌看起來,應該也是對照某個歌劇的場景而建的吧。


 離開兩個小木屋以後,繼續一路沿著步道向西走就可以到達宮殿正面(正南方)的小山丘上,從地圖上看起來,這段路線做了三次Z字型的轉折,很明顯可以看出應該是上坡路段,正當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走上坡的時候,卻發現上坡的坡度遠遠超過我想像,更何況我身上還背著四天三夜的家當,光是走過第一個Z字型的上坡就已經走得我是萬念俱灰、了無生趣,想著說還有三分之二的路段要怎麼辦?搞笑的事情又來了,沒想到原來一個Z字型的路段就已經讓我爬到最高點了,接下來兩個Z字型的路段全都是平路或緩下坡,那幹嘛故意設計三個重複形狀的路段來誤導人啊!一路走到正南邊至高點的維納斯涼亭以後,我在這邊稍微停留了一陣子,一方面是為了休息,一方面也是為了要等每半個小時的噴泉,宮殿正前方的噴泉每半個小時會間歇噴出四十公尺高的水柱,非常的壯觀,而且因為南邊的地勢比較高,可以遠眺整個宮殿、水池、花園、山泉水階梯一直到後面的人造鐘乳石洞穴,幾乎是整個宮殿腹地裡視野最好的地方。

 在這邊看過壯觀的噴泉、稍事休息以後,往北邊順著階梯往下就可以回到宮殿庭園的中庭,在這邊可以欣賞到漂亮的噴泉雕像,從宮殿前方往維納斯涼亭看過去,層層疊疊的階梯構成的景象也很美,不過走到這裡,林德霍夫宮的行程也算是走到尾聲了,在這邊拍拍照,算好回程公車的時間,我就走下山搭車回歐博阿瑪高了。


 前面提過,除了鄰近的林德霍夫宮、艾塔的艾塔修道院、富森的新天鵝堡以外,歐博阿瑪高也因為木雕濕壁畫耶穌受難劇場而著名,而其實這些東西我前一次跟家人參加旅行團來到這邊的時候也都有很快地參觀到,不過總是覺得不夠深刻。從林德霍夫宮回到歐博阿瑪高也才大約四點,所以去旅館辦理入住之後,我又繼續了歐博阿瑪高的探索之旅。

 首先往南走,直到即將離開村子熱鬧區域的一條街道上就可以看到著名的濕壁畫,這條路線搭9622去林德霍夫宮的時候也會經過,上次來的時候天氣不好,而且是一大清早(還是傍晚?我有點忘了,總之是個沒什麼路人出沒的時段。),導遊因為後面還要趕行程,這邊很快的讓我們拍拍照也就離開了,可是這次慢慢走過來就可以看到,這邊的濕壁畫除了最普遍的窗框主題以外,還有很多童話故事內容的,之前就已經看到的小紅帽布萊梅樂隊,在這邊又重溫了一次,而且上次沒能好好仔細看的糖果屋,這次總算可以在沒有時間限制的情況下慢慢欣賞,而且在散步到布萊梅樂隊那棟房子的時候,還看到應該是屋主小孩的一對兄弟打成一團,讓我不禁笑了出來,也真是難為他們了,雖然這邊不是超熱門的景點,不過未來恐怕還會有很多觀光客來這邊遊覽吧,希望他們未來的感情會變得比較好一點。 ^^

 一路欣賞濕壁畫一路散步,走到村子的盡頭之後折返,經過村子的時候除了餐廳跟觀光禮品店以外,很常見的就是木雕玩具店,而且在這些店裡面大多都可以看到早期木雕師傅形象的雕像,基本上就是個老頭,揹著個超大的櫃子,裡投除了他自己生活的家當以外,就是掛滿了他自己製作的木頭玩具,然後靠一雙腳走遍大江南北去兜售作品,不過據說現在純手工製作的木雕的師傅已經非常少了,而且木雕的主題除了玩具以外也曠展到其他領域上,像我這次在店面的展示櫃裡就有看到聖經故事「最後的晚餐」主題的木雕,非常的精緻。

 一路跨過村子,走到村子的北端就可以看到維持良好的耶穌受難劇場,這個劇場是起源於中世紀黑死病爆發的期間,關於黑死病給人類帶來的影響褒貶不一,也有人說黑死病帶動了一波文化與技術的大爆發,不過在過去它是篡奪人類生命的恐怖疾病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在黑死病流行的期間,這邊的村民祈禱黑死病不要侵襲這個村子,為了表示他們的誠心,村民願意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劇,然後這個傳統就一直流傳到了現在,劇場也是長久穩定維持,除了每十年一次的傳統以外,平常也上演一些其他的戲劇,而據說每到耶穌受難劇上演的那一年,所有的村民還是都會攜家帶眷的參與演出,這種維繫傳統的文化凝聚力是我覺得是台灣人應該要好好學習的。

=====以下是宮殿的明信片套組翻拍=====
(應該是有版權的,所以朋友們在我這邊看看就好,請不要散布,乾蝦。)

左上:宮殿後面的山泉水階梯,在宮殿正北方,正對國王寢室,夏天的時候有天然冷氣的功能,非常棒的設計;
右上:宮殿正面外觀(含噴泉);
左下:國王寢室,一樣是大得要命的床;
右下:音樂廳。


左上:鏡之廳,在小空間裡面利用鏡子包圍來造成擴大空間的效果,而且只要點燃少量的蠟燭就可以讓整個空間看起來燈火通明;
右上:魔術餐廳,其實一樣就是餐桌底下有機械的機關,可以把桌子升降;
左下:賞樂廳;
右下:壁毯間,應該是做接待室用的。


左上:人造鐘乳石洞穴,我去的時候正在整修,燈光也沒開,現場看起來的效果其實沒有這麼好;
右上:拜占廷教堂內部;
左下:狩獵小屋;
右下:摩洛哥屋。

 好了,就我自己走過這三個路德維希二世的作品來個小結論吧,以建造時間來說,新天鵝堡跟林德霍夫宮是同一年開始建造的,十年以後林德霍夫宮完工,新天鵝堡則是一路蓋了十七年也只完成了個外殼,而就在林德霍夫宮即將完工的時候,賀蓮基姆湖宮也開始建造,加上林德霍夫宮跟賀蓮基姆湖宮兩者規模的比較(林德霍夫宮是用原有的狩獵小屋改建、賀蓮基姆湖宮是整個新買下一個島從頭開始),可以很明顯的看出林德霍夫宮只是小試身手,賀蓮基姆湖宮則是他身為路易十四控的粉絲愛好,在建築過程中不斷改變設計只為達到完美的新天鵝堡才是他畢生心血所在,所以從紀念價值來說,當然是新天鵝堡最接近路德維希二世的理想,不過其實在賀蓮基姆湖宮跟林德霍夫宮之中,才更能看出這個不得志的國王真實的生活,遠離塵囂、深居簡出、醉心藝術、性向成謎,不光是他設計的宮殿、城堡吸引注目,如果仔細的去查閱他的生平,其實同樣引人入勝。

 三個宮殿中我最喜歡的反而是林德霍夫宮,一方面是宮殿本身小巧卻精緻,另一方面則是庭院腹地大而且有看頭,賀蓮基姆湖宮徒具內在,庭園雖然幽靜清新,不過又清新的太過,有點無聊了,而且賀蓮基姆湖宮雖然內裝精緻,不過其實大多都是照抄凡爾賽宮來的,華美有餘、創意不足;新天鵝堡則是金玉其外、敗絮其內,遠遠看,一年四季都美得像幅畫,走進去一看,基本就跟個石頭洞穴差不了多少;林德霍夫宮內外平衡,內部裝潢可以看出少數是抄凡爾賽宮的,不過有很多設計(比如山泉水階梯帶來的冷氣效果、四種顏色系列的會面廳還有像晚上讀書用的鏡之廳)都是匠心獨具,不比抄來的東西差,相互輝映之下,華麗、創意、功能性兼具,而且庭園裡面又有許多不同的設施可以賞玩,整個林德霍夫宮要整個逛完,最好要留四到五個小時,而且9622線除了到林德霍夫宮以外還有到艾塔修道院(大約一個小時就夠了),兩個點加起來就非常值得遊客特別撥一天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