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前端學習筆記] 雜記 2017-07-12

[德國小記01] 近況、壓抑的德國人!

 這是來到德國的第一篇小記。先來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現況,然後寫點剛到德國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情:德國人潛藏的壓抑性格。會想要寫點我在德國的事情,一方面是幫自己做個記錄、一方面也是讓家人還有來不及道別的一些前輩們知道我最近過的怎麼樣。

 上回去美國,傻理傻氣的加上已經有些好學長姊、好同學在那,剛開始工作、吃的、玩的都被帶著跑,所以也沒想過要記錄,沒想到時間一下就過了,然後實驗也沒個結尾就交接給別人,回想起來常覺得好像什麼都沒有留下,挺不甘心的,所以這次才會很想寫點「什麼」。在者也是其實這一趟來德國,雖然前面的準備、申請工作拖了很久,可是其實申請程序一通過以後,準備的工作比上次去美國還要匆忙很多,所以其實有很多我走之前想要好好道別的人都來不及去見一面,只好在這邊記錄下我身邊發生的一些事情,希望讓這些我惦念的前輩、朋友們看看我現在過得很好。

哈哈~很幸福唷! ^^

 我來到的地方是卡爾斯魯厄(Karlsruhe),是巴登符騰堡州靠近法國邊境上的一個大學城,附近著名的都市有海德堡、斯圖加特、巴登巴登、史特拉斯堡等(順時鐘方向列出),在籍人口大約 28 萬人,中文念起來有點麻煩,所以這邊的大陸人常簡稱這兒是「卡魯」;我工作的地方就是這個地方主要的大學 KIT(卡魯科技中心),是由一個水準還不錯的地方大學還有一個國家級的研究合併而成的,南校區就是原本大學的所在地,以上課為主,我所在的北校區有點偏僻,是以研究為主,因為已經發展很久了,所以單位超多,不過這裡的研究主題是輻射,所以最大的單位基本上還是以核工跟研究同步輻射的 ANKA 為主,而 ANKA/IPS 也就是我所屬的單位。這次我來到德國工作的主要內容是有限元素分析,從 2011 開始,配合美國那邊的工作夥伴,我曾經去過法國的 ESRF 幾次,去做非破壞性的覆晶銲錫跟微凸塊的電遷移分析,之前花了很多時間跟精力量測,可是後來因為兩邊的人都忙,就把那些結果都放下了,變成我們突有一堆很棒的 DATA 可是卻沒有整理、發表出來,我這次接受了一年的獎學金就是要來把之前量測的結果加上分析然後發表出去。

即使是研究工作的環境也很靠近大自然。

 我所住的地方叫做 Blankenloch,是 Karlsruhe 衛星城鎮 Stutensee 裡的一的小鎮,我住在鎮上的最北邊,有些這邊的人問我說怎麼會找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主要當然是因為當時找房子找的急,我當時沒有太多的選擇,不過其實這個地方距離我上班的地方很近,去城裡也有直達車,交通很方便,加上因為是鄉村,平常很安靜,空氣也很清新自然(走個 200 公尺就可以看到三面都是田野,能不好嗎! ^^|||),所以我來了之後很喜歡這個地方,運氣很好的是,房東也是很 nice 的華人、又是已經在 KIT 工作很久的前輩,所以搬遷的過程算是非常順利;KIT 那邊很主動地替我空下了剛到的前幾天,讓我可以找點生活用品、好好安頓下來;加上我體貼的女朋友同行前來照顧我,我們又帶了足夠應急的現金,剛到的這段時間沒有預期的困苦艱難,反而過得有些滋潤。 ^^|||

附近都是遼闊的田野。

 來到德國的前幾天,因為都在處理房子跟基本生活的事情,沒有直接去 KIT 報到,所以沒有直接感受到,不過待了一個多星期以後發現,這些金髮碧眼的帥哥、美女們,內心是真的很壓抑阿,尤其是星期五的兩德統一紀念日放假前跟兩個同辦公室的同事聊了一下子,感受特別深。
 怎麼說呢,一般人對於報到這檔事的想像是如何呢?我的想像應該跟大部分人差不多吧,就是報到、發資料、填資料、讀聲明、簽名、新訓之類的吧,我到 KIT 的那天其實差不多,只是因為不像大學或碩班入學是同時有很多人來報到,只有我一個人,所以很多事情都簡化成用紙本通知,領到了就自己花點時間讀完,而就在我剛報到、連證件都還沒拿到的時候,我竟然就先領到了一張資料,資料的正式名稱我已經忘記了,不過總而言之,這就是一張在講人性平權的資料,不光是兩性平權唷,還包然種族、膚色、語言、喜好、性向、信仰……等等林林總總,只要你工作人員在 KIT 保證的工作環境中有感受到你的哪一根毛被歧視了都可以去申訴,KIT 還保證輔導、賠償、改善、甚至轉職之類的責任,我看到當下的想法只有「有沒有這麼怕背上歧視的罪名阿……也太大驚小怪了吧。」,在一想,既然他們這麼重視這個問題,那我也落得輕鬆,殊不知,這才只是個開始。

 開始上班沒多久,每天專心讀實驗數據、查參考資料,時間很快就進到十月,同辦公室的同事(我分配到的是大間的辦公室、四個人一間,此外也有兩人一間或是單人的辦公室,我的同事叫 DanielJulian,以下簡稱 D&J)好心告訴我 10/3 是假日、不用上班,我也覺得「嗯,不錯啊,就賺到一天可以去城裡好好走走看看、多適應一下。」,後來跟這邊的大陸朋友聊到才發現,原來 10/3 是兩德統一紀念日,我知道以後很驚訝,回到辦公室後,我抓住機會跟我兩位德國的同事問得更仔細一點,才發現二戰留下的歷史包袱對德國人來說有多沉重。我說這是兩德統一紀念日耶,你門都沒有舉辦一些紀念活動或是特別節目之類的嗎?D&J:No(困惑貌),我說:Why?Since you Germans decide this day as a memonrial day, the unity should be a very positive or great achievement for you. Right? D&J:Ja…….but we have to consider the international feelings. 我:mmm…… I really don’t get it. ^^||| ,就是這樣,只是一件單純值得紀念、慶祝的事情,也因為過去迫害、屠殺猶太人的歷史事件而被迫變得低調,即便是 D&J 這樣自承「那時候太小,已經不太記得統一時的情況」的一輩人,他們還是把這種歷史壓力扛在肩上,我心裡一方面是替他們抱屈、一方面也是暗暗佩服這些德國人,他們整個族群面對自己過去做錯的事情,是真心的認錯並且在改過、改善這件事情的,看著他們,回想起最近這一兩年在台灣發生的食安問題,又是一股不勝唏噓的感覺浮上心頭……